• 包括无数狗血日志,这是干嘛啊干嘛啊干嘛啊,敏感日志你藏也就藏了,连我日常哼哼唧唧也藏了。

  •   今天风和日丽,地坛里面的人流大约有上周六2~3倍,进去一个小时就买了400+的书,立即杯具了,书沉得走不动了,后来好歹老哥帮忙背,勉强转完。今天买到了中华的缩印本《资治通鉴》,332那套繁体竖排的小开本这么多年从来没抢上过,这缩印本也少见,在06年冬季中华库房清书的时候曾经擦肩而过,这次收了,还是比较满意的,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囧。简单说下今天收书所得,书店就不详细写了,买了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虽然几年前就看过了,一直没买,虽然是普及读物,但是写的好,值得收一套,后来林达系列的版式太黑,简直是卖纸!另外值得说说的是收了茅海建的《从甲午到戊戌》,看,写/译一本好书就会赢得一个忠实粉丝,看了高罗佩的《中国古代房内考》我就粉了李零、看了《天朝的崩溃》我就粉了茅海建。另外七零八碎收了些闲书,这次书中着实有几本大部头,太沉。

      三联5折:
      1.【美】萨伯著,《洞穴奇案》,陈福勇、张世泰译,三联书店2009年6月第1版,130千字,定价18元。
      2.林达,《历史深处的忧虑》,三联书店1997年5月第1版(09年14印),208千字,定价19元。
      3.林达,《总统是靠不住的》,三联书店1998年4月第1版(09年10印),278千字,定价23元。
      4.林达,《我也有一个梦想》,三联书店1999年3月第1版(08年9印),305千字,定价25元。
      5.金安平,《合肥四姊妹》,凌云岚、杨早译,三联书店2007年12月第1版(08年3印),260千字,定价28元。
      6.【英】安娜·帕福德,《植物的故事》,周继岚、刘路明译,三联书店2008年6月第1版,320千字,定价59元。
      7.【日】林巳奈夫,《神与兽的纹样学——中国古代诸神》,常耀华、王平、刘晓燕、李环译,三联书店2009年2月第1版,66千字,定价37元。
      8.【美】杨晓能,《另一种古史——青铜器纹饰、图形文字与图像铭文的解读》,唐际根、孙亚冰译,三联书店2008年10月第1版,398千字,定价79元。
      9.茅海建,《从甲午到戊戌——康有为<我史>鉴注》,三联书店2009年5月第1版,835千字,定价83元。

      中华书局5.5折
      10.谭业谦,《公孙龙子译注》,中华书局1997年12月1版,91千字,定价11元。
      11.张震泽,《孙膑兵法校理》,中华书局1984年1月1版(07年5印),156千字,定价18元。
      12.黄节,《汉魏乐府风笺》,中华书局2008年1月第1版,280千字,定价30元。
      13.许富宏,《鬼谷子集校集注》,中华书局2008年12月第1版,300千字,定价38元。
      14.赵翼,《廿二史札记校证》(订补本)(上下),王树民校证,中华书局1984年1月1版(07年4印),633千字,定价66元。
      15.《资治通鉴》(全二册),中华书局1997年11月1版,定价228元。

      16.高明、涂白奎,《古文字类编》(增订本),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8月第1版,定价168元。(35元)【这书在市场上见到两种外封,一种铜版纸、一种特种纸,比较奇怪,这种冷门的学术书一般来说是不会有盗版的】
      17.王献唐,《中国古代货币通考》,青岛出版社2005年12月第1版,定价90元。(4折)
      18.刘江,《印人轶事》,浙江美术学院出版社1992年9月第1版,115千字,定价12.5元。

    ————————————————书单结束,明天再去

     

  • 补一下,要不忘掉了,现在可以买书,但是没有读书的条件,书都打好包放着,拿都拿不出来,时间又紧,坐拥书城无书可读说的就是我。

    三联5折:
    1.汉字王国,【瑞典】林西莉著、李之义译,三联书店2007年1月第1版,320千字,定价46元;
    2.艺林一枝——古美术文编,黄苗子著,三联书店2003年1月第1版,527千字,定价68元;
    3.画坛师友录(增订版),黄苗子著,三联书店2007年2月第1版,259千字,定价80元;

    中华5.5折:
    4.淮南洪烈集解(上下),刘文典撰,中华书局1989年5月第1版,3印,527千字,定价62元;
    5.新辑搜神记、新辑搜神后记(两册),干宝、陶潜撰,李剑国辑校,2007年3月第1版,600千字,定价68元;

    北京贝贝特:
    6.叶隐闻书,【日】山本常朝口述、【日】田代阵基笔录、李冬君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5月第1版,215千字,定价32元(本书五折);
    7.非洲王室艺术,【美】苏珊娜·普莱斯顿·布莉尔著、刘根洪、周师迅译、孙宜学校,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5月第1版,180千字,定价78元;

    沪版图书:

    8.多桑蒙古史(上下册),冯承钧译,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6月第1版,684千字,定价52元(5折购入);
    9.英使谒见乾隆纪实,【英】斯当东著、叶笃义译,上海书店出版社2005年1月第1版,451千字,定价50元(15元购入);
    10.伽利略的女儿,【美】达娃·索贝尔著、谢延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5月第1版,285千字,定价28元(5折购入);
    11.中国天文学史(全三册),陈遵妫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7月第1版,1892千字,定价170元(80购入);

    5元图书,一本学术,其他都是扫来看着玩,这次搜到几本网上有因缘的书,周六我要休息的《八卦西游记》和吴蔚的两本通俗历史,前者我在豆瓣上关注过,后来被新星拿去出了书,后者我曾追看过颇长一阵子她的讲史博客:
    12.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法】亚历山德莉娅·大卫-妮尔著、耿昇译,东方出版社2002年1月第1版,245千字,定价21元;
    13.755年中国历史盛衰之交,吴蔚著,海南出版社2007年4月第1版,304千字,定价26元;
    14.宋史疑云,吴蔚著,海南出版社2007年4月第1版,249千字,定价26元;
    15.八卦西游记,周六我要休息著,新星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100千字,定价19元;
    16.吴越春秋(上下),李劼著,知识出版社2003年1月第1版,580千字,定价68元;
    17.光明皇帝,江南著,新星出版社,2007年2月第1版,360千字,定价22元;

    另外两块钱买了一本《九州幻想》两生花。

    共23本书,很沉,压死我了。

  •   很长时间以来工作越来越紧张,最近一个半月时间里,跑了成都、绵阳、南充、重庆、南昌、上海、南京、扬州、济南9个地方,将近一个月都在工作,周末也在外面跑~如果把今天的地坛书市也算做工作的话,呼呼,洒家已经连轴转了N长时间了啊~

      精力明显跟不上,状态明显不佳,人明显感到疲惫,应该找机会调整一下了~

      也许正是因为以上原因,今天去书市有些浮皮潦草,大概的印象是书市一年不如一年,很少有惊喜了,也许是搜书没有以前认真,也许是心态变了,读书时间少了。挣工资了,买书不再犹犹豫豫挑三拣四了,速度快了,书买的多了,喜悦之情递减了。中华今年55折,不爽~

      话不多说,上书:(内容待补充,困了)

  • 2008-10-19

    书单 - [拿破轮搬砖头]

    昨天,购书后和老表在安定门附近找到一家陕西馆子,菜价合适,味道不错。

    上书单:

    先补一本上次回来忘了的书:胡凡,《嘉靖传》(精),人民出版社,2004 年10月第1版,343千字,定价35元。

    1〉《新五代史、旧五代史》,中华书局精装大开本缩印二十四史,50元;

    2〉陈清泉、苏双碧、李桂海、萧黎、葛增福编,《中国史学家评传》(中),中州古籍出版社,1985年3月1版1印,459千字,定价3.55元,5元;

    3〉福柯著,谢强、马月译,《知识考古学》,三联书店2007年4月3版5印,162千字,定价16元;

    4〉杰克·特纳著、周子平译,《香料传奇》, 三联书店2007年8月1版,312千字,定价31.8元;

    5〉李大同,《冰点故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12月1版,06年3月3印,334千字,定价29元;

    6〉王仲闻,《南唐二主词校订》,中华书局2007年5月1版、08年1月2印,110千字,定价13元;

    7〉贝凯、韩百诗译注《柏朗嘉宾蒙古行记》(耿昇译)及柔克义译注《鲁布鲁克东行纪》(何高济译),中华书局1985年1月1版2002年2月2印,226千字,定价17元;

    8〉俞绍初辑校,《建安七子集》,中华书局2005年6月新1版,2006年7月2印,253千字,定价32元;

    9〉乔叟著、方重译,《坎特伯雷故事》,上海译文出版社1993年8月1版、1994年4月2印,279千字,定价21.2元。(五元)

    未特别标注者均为五折。

    今日心绪不佳。

  • 毫无疑问,我又去了书市。累了,疲倦,上了书单睡觉,明天将是忙碌的一天。

    1〉罗尔纲,《胡适琐记、师门五年记》(增补本),三联书店2006年11月2版,258千字,定价22元;

    2〉尼克拉·弗莱彻著、李响译,《查理曼大帝的桌布》,三联书店2007年9月1版,207千字,定价29元;

    3〉科林·埃文斯著、毕小青译,《证据》,三联书店2007年8月1版,258千字,定价24元;

    4〉 莱斯利 罗伊·亚京斯著,黄中宪译,《破解古埃及》,三联书店2007年9月1版,250千字,定价32.8元;

    5〉 安琪楼·夸特罗其 汤姆·奈仁著,赵刚译,《法国1968:终结的开始》,三联书店2001年7月1版,135千字,定价15元;

    6〉 孙治让撰、孙启治点校,《墨子闲诂》(上下),中华书局2001年4月1版,434千字,定价42元;

    7〉顾炎武著,于杰点校,《历代宅京记》,中华书局1984年2月1版(3印),198千字,定价25元;

    8〉黄节撰,《谢康乐诗注、鲍参军诗注》,中华书局2008年1月1版,300千字,定价28元;

    9〉刘肃撰、许德南 理鼎霞点校,《大唐新语》,中华书局1984年6月1版(4印),119千字,定价14元;

    10〉刘祁撰、崔文印点校,《归潜志》,中华书局1983年6月1版(2印),117千字,定价10元;

    11〉郑金生著,《药林外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4月1版,233千字,定价35元;

    12〉王学泰,《中国饮食文化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9月1版,220千字,定价32元;

    13〉贡特尔·希施费尔德著、吴裕康译,《欧洲饮食文化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6年9月1版,175千字,定价27元;

    14〉林申清,《明清著名藏书家·藏书印》,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0年10月1版(2印),定价39元;

    15〉林申清,《日本藏书印鉴》,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0年10月1版,定价36元;

    以上五折

    16〉吴相,《从印刷作坊到出版重镇》,广西教育出版社1999年1月1版,227千字,定价35元;

    17〉张人凤,《智民之师·张元济》,山东画报出版社1998年10月1版,160千字,定价18.8元;

    18〉范鹏,《道通天地·冯友兰》,山东画报出版社1998年2月1版,180千字,定价18.2元。

    以上三本十元。

    待明天有暇再对书单略作说明,如果没有只好留待以后,诸位晚安。

  • 2008-10-10

    预告 - [日常上火]

    传说又要地坛书市了,于是你就知道我又要更新了。
  • 2008-10-07

    北京小吃 - [日常上火]

      进入10月以来的一周,情绪低沉、身体疲惫、思绪纷乱,不知道和天上的月盈月亏是否有关,匆匆忙忙,没有时间夜观星相。

      昨天约好的酒局临时有变,于是一个人慢慢踱着,去了夜晚的隆福寺。朝内大街车水马龙,天色暗下来之后,所有的光影都被拉得很长,钻入隆福寺后街,虽然商铺们都在灯火通明的卖力吆喝,但行人寥寥,总是一副萧索景象。这里的馄饨侯刚刚迁到东四路口,留下一个空荡荡的门脸,上次来时的丰年灌肠店倒是依然在营业,看它外面贴着的营业时间是晚八点,犹豫了片刻,进去一问,原来九点才关门。我疑心食客不多的原因之一就是那时间的误导,大家都以为八点要关张,于是就都不敢进门了。

      换了票,6块钱一小碟的炸灌肠,小贵,还记得第一次吃灌肠的时候没放蒜汁,空口大嚼,莫名惊诧,也没什么好吃么!今天早已吸取教训,狂浇了两勺,结果,咸了。不过刚炸出来的灌肠和蒜汁的搭配是件奇妙的事,一小碟,欣欣然,本来就偏爱油炸食品,这次觉得更是好吃,虽然灌肠被蒜汁浸湿,但丝毫没有“面”的感觉,嚼着得时候,感觉嘴里面酥扎扎的,让人想慢慢一直嚼下去。

      出得丰年灌肠,又到白魁老号,在这里,我也有一件创举——第一次伴着焦圈和小咸菜,喝掉了一碗豆汁。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还在讨论,究竟应该怎样形容豆汁的味道,我说像酸菜汤,当即有人表示反对,说酸菜汤比豆汁好喝多了,因为豆汁不仅酸,还带一股馊味,其实看着过里面煮起了细细泡沫的灰色液体,也真是很难形容它的味道,我感觉在酸、馊之外,多少还有点苦哈哈的。其实昨天之前,我已经在北京不同的大小饭馆努力尝试过几次豆汁,但没一次能将小小的一碗消灭干净的,总是雄心勃勃而来,垂头丧气而去,豆汁这东西不像炒肝、卤煮那么大众口味,也许是北京味道最为怪异的一种小吃了。今天吃饭时两个同事是北京人,均表示对此饮品无福消受,但偏偏,每次来老北京的饭馆,总能看到一碟焦圈一碗豆汁,津津有味吃得异常享受的食客,这是侯不仅心痒起来,不明白他们到底在享受些什么。

      聊起北京小吃,大家有个共识,那些很北京的小吃,都是很便宜的,前些年前门没改造之前,我和大毛排很长的队去吃小肠陈,一个“底”大概是4块钱、每加一个火烧加五毛还是一元来着,总之,就是再能吃的人,7、8块钱也能吃得很饱。那时候趁着上学有时间把褡裢火烧、都一处、爆肚冯、小肠陈、月盛斋等等这些还能在前门曲里拐弯的胡同中找到的老北京小吃都吃了一遍。那时候有些“小吃”就已经昂贵起来了,爆肚冯、都一处都不能说便宜,但还算实惠,不像今天,中秋去了新前门都一处,照旧是排队吃烧卖,价格却几乎涨了一倍。听说那些由于租金昂贵无法回到前门继续经营的“老字号”都被集中在后海,变成了一门“九门小吃”,再没去过,不知道今天价格几何。

      传统就是传统,昨天去吃得豆汁焦圈加小咸菜一套4块钱,这是吃不饱的,吃得是味道。不过这味道也并不昂贵。我有一种感觉,虽然都是北京的老字号,但是却有两种传统,东来顺、全聚德是一种传统、卤煮、豆汁是另一种传统。前一种传统中,充满了士大夫阶层精耕细作式的口感追求,美味中透着“品味”,机缘巧合,也吃过全聚德,但在今天,这种品味已经不是普通百姓可以轻易消受得了的了;后一种传统在今天在逐渐没落,豆汁,是制造绿豆淀粉或粉丝的下脚料做成的,卤煮,是过去很便宜的动物内脏熬出来的、灌肠名为“肠”,带一个肉月旁,其实和荤腥甚少干系,不过是淀粉香料,传说最后的油炸要用“大油”才好,这一种传统里面,都是些废弃便宜材料的“变废为宝”,味道怪异,一度为达官显贵们不齿,我假想当年,不知是不是这样的场景,寒冬天,一口大锅滚着豆汁,几个底层劳动者在街边的小摊上一坐,一口一口吃着这些老北京小吃,身上冒着食物热量带来的白气。

      如今动物内脏依然是医生们认为的垃圾食品,不过价格却早就非比从前了,从前时候我也不了解为什么老爸喜欢吃“下水”和猪头肉一类的东西,现在大致有点谱了,因为曾几何时,那些“非典型”的肉食,都是普通百姓的最好食物啊。

      如今这个讲究营养和健康的“三鹿”时代,大家对食品卫生都特别敏感,街头小吃越来越为人不齿,而我内心是喜欢这些野吃食和小饭馆的,记得去吃小肠陈那次,进得店内,厨房和饭厅绝无间隔,一口大锅就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大师傅伸出手去,从滚沸的汤水中赤手捞出肥肠、心、肺,在案板上运刀如飞,这样的场景,恐怕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得起的吧。那小小的店面之中仅有两三张小桌,沿墙钉了一排木板,也是桌位,大家就这样挤挤挨挨热热闹闹的吃着,这情形,恐怕今天也没有了。印象中的老北京小吃,“小肠陈”是第一美味,还记得刚蹩出那窄小的胡同,就听得旁边一声愤懑的抱怨,“连小肠陈都要关张,这还叫什么前门”,说实在的,虽然我没那么流利的京片子,但想法和那位人已中年的大叔是一样的。

      话说昨天本来是奔着啤酒去的,结果啤酒变成了豆汁。白魁老号,这次我没有特别凝神运气,不过带着沮丧散乱的心情,感觉这种叫豆汁的东西,也确实很有味道。(完)

    多余的话:老北京这些现在也不登大雅之堂的小吃让我觉得亲切,它们让我想起了上大学的时候,我学校旁边那条冬夏长青的食品街,这里汇集了整个哈尔滨最具代表性的 流动食品摊贩,酸甜苦辣咸样样俱全,烤冷面、煮毛蛋、白吉馍、炸土豆片……各色小吃应有尽有,那时候我们也有一项极具特色的运动,叫做吃遍一条街,手上拿 着十块二十块,由南向北一路吃将过去,每样小吃只来最小的一份,吃了半条街,就肚皮滚圆了。那时候,我们都被生活训练得极为节俭,遇到喝酒,基本便是每人 五元,两瓶哈啤,余下的钱都买了榨菜和花生米,自嘲的时候我们认为生了锈的铁钉也是佐酒佳肴,有了铁钉,榨菜和花生米钱就省下了,喝口酒添一添,虽然我们 从来没这么干过,但是认为那也是一种颇有意境的选择。hiahiahia

  • 2008-07-19

    普通一日 - [日常上火]

      周四错过了发行部同事的孩子庆典,听部门同事讲,很多人都喝多了。

      昨天,周五,和小海去老扎啤那里叨扰,从8点,一直喝到2点,小桌上是肉串板筋,地下是零乱摆着的啤酒,身旁的栅栏外,是北京车来车往的宽阔马路,夜深,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灯光,蚊子乱飞,我忘记了看看天上有没有月亮。

      周末去单位转了转,空空的,没有什么人,下午和小海去了书店,他去三联,我去国图。

    卖了一本“老”书:

       《北京地名典》,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3月第1版,王彬、徐秀珊主编,577千字,定价29.8元。
        
      买这本书,首先是看到《北京娱乐信报》上有个小小的专栏,在探究地铁各站站名的起源,写得挺有意思,而北京千奇百怪的地名,如今大多有名无实。因此看到这本书,自然要拿起来看看。
        
      这本书的前言写得很漂亮,上来简简单单列举了北京三条胡同的称谓:“杏花天、芳草地、百花深处”,然后散淡地描绘了它们的历史,写得就是“一 段历史的消亡”那几个看似轻易的字。翻了翻,后记中又有“不惮踏勘之劳而慎于落墨”的字样,于是就买下了。国图新馆尚未完工,出门,车水马龙的街道旁,尘 土飞扬,十余条公交线路聚集的车站,人声缭乱。这样一本书,能够带来一种可能,让生活在这个巨大空洞城市中的你,可以手拿一份地图,顺着手指,在那些交错 的纹路中寻找曾经的故事。历史像薄雾,我在拥挤的地铁中,那些朦胧的气息在文字间慢慢弥散,通向四惠东的指示灯一路闪过去,书页也就一路在翻。花园村是谁 家花园,恩济庄是谁的后院?地名中的历史,慢慢勾勒出了另一个古朴遥远的城。
      
      书出版于2001年,本算不得古老,却被书乡人特别贴上价钱,按旧书来卖,想是今天坊间这本只印8000的书籍已经难觅踪迹了。还好它还没有 像初版的《亚欧腹地旅行记》一样,身价翻倍增长。我按旧书买来,20元。如果说它还有什么不足,就是它不够全,很多我路过、经过、生活过的地方依然付之阙 如。
      这种欠缺不应苛求作者,书已经很厚很诚实,作者成书的年代,北京建设尚未如今天一般突飞猛进,今日看来人多如蚁的亦庄、立水桥,在当时的地 图上,也许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斑点,那时,13 号线尚在建设之中,回龙观还是偏僻的远郊,不过也是那时,木樨地那曾经桂花般灿烂盛开的黄花菜田,早已消失。  
      车到终点,天降小雨,空气稍稍凉爽了些,没有伞,便把书搂在了怀里,冒雨而行。一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人们,我们都在奔向一个昔日柳摆蝉鸣的乡村,然后四散在那些高高矗立在往日麦田上、昂贵而阴暗的高楼之间。
      
      也许今天,北京城市的发展不仅仅将普通百姓的幸福愿望抛在了后面,历史也被远远抛在了后面。
  • 2008-06-29

    毕业之三 - [日常上火]